海外利益李毅、李夢生:日本在中國高鐵海外輸出進程中的影響

點擊上方「海外利益研究」可訂閱哦!

日本在中國高鐵海外輸出進程中的影響

作者:李毅、李夢生

本文來源:國關國政外交學人

作者分系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國際關系學副教授;北京市公安局人員;

文章來源:《東北亞論壇》201605期

2009年中國正式提出高鐵海外輸出戰略,計劃建成以中國為起點,貫穿歐亞大陸,串聯東南亞的三條跨國高鐵走廊。隨后提出的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為中國高鐵輸出提供了新的契機。由于世界范圍內不斷增長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高鐵輸出也被日本政府視為實施「經濟成長戰略」的重要支撐。近年來,中日雙邊關系陷入「政冷經冷」的局面,日本對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持以競爭立場。日本針對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採取了種種具體的競爭措施,從而導致中國高鐵的「出海」征程荊棘滿布,縱有所得卻也難言全勝。在可以預見的時期內,日本都將對中國高鐵的海外輸出的進展構成嚴峻的考驗,因此中國在推進高鐵輸出的進程中,既要準確把握日方所扮演的角色,也要妥善應對來自日本方面的影響和競爭。

近年來,中國在「引進、吸收」日、法、德等國高鐵技術的基礎上,積極開展自主創新,形成了集成能力強、運行速度快、建造成本低、建成時間短的本國高鐵技術。

中國于2009年正式提出高鐵輸出戰略,計劃建成三條跨國高鐵走廊,重新整合沿線各國的生產和發展要素,吸引新投資、創造新需求。

隨后,2011年7月發生的溫州動車追尾脫軌事故,致使中國「出海」戰略一度受挫。伴隨著中國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中國高鐵再次迎來「出海」契機。

「一帶一路」戰略致力于實現亞、歐、非大陸及附近海洋的互聯互通,相應地,進一步推動中國高鐵的海外輸出自然被置于戰略推進的優先領域。

日本作為傳統高鐵強國,不僅是世界上第一個建成實用高速鐵路的國家,也是全世界最先實現高速鐵路商業運營的國家。

在中日雙邊關系趨向于陷入「政冷經冷」格局的背景之下,日本對中國高鐵輸出持以競爭立場,不僅是出于自身與中國競爭經濟發展、地緣影響力的需要

同時也是其配合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以圖達到制衡中國之目的的需要。日本的競爭和影響,為中國高鐵「出海」戰略的推進帶來嚴峻的考驗。

1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戰略的形成、發展及其取得的初步成效

(一)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戰略的形成及提出

2009年中國政府正式提出高鐵「出海」戰略,即通過「建造以中國為起點的跨境高鐵」及「幫助他國建造海外高鐵」兩種形式,打造以中國為起點,貫穿歐亞大陸、串聯東南亞的三條高速鐵路主干線。(見圖1)

2013年9月至10月,伴隨著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以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統稱「一帶一路」)戰略的先后提出,高鐵輸出迎來了新的契機。

「一帶一路」將促進沿線國家間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建設置于戰略推進的領先領域,作為最能代表中國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和水平的金字招牌,高鐵的對外輸出無疑是「一帶一路」戰略大布局的關鍵性部分。

(二)中國高鐵海外輸出在「一帶一路」背景下的新發展

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不論是在市場開拓方面,還是在資金支持方面,中國高鐵的海外輸出都迎來了新的發展契機。

1.「一帶一路」為高鐵輸出提供了更為廣闊的市場空間

「一帶一路」戰略致力于實現亞、歐、非大陸及附近海洋的互聯互通,而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多為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據亞洲開發銀行最新數據估算,在2020年前,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年均基礎設施投資需求高達7300億美元,且呈逐年遞增的趨勢。

中國作為共建「一帶一路」的倡導國,不僅擁有富余的資本和產能,更掌握著先進可靠的基礎設施建設技術。

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不斷推進,高鐵也不再僅局限于之前「按需下單」的輸出模式,而將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并挖掘相關國家的需求。

2.「一帶一路」為高鐵輸出帶來了更為豐裕的資金支持

在中國政府的推動下,用于支持「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建設的絲路基金,以及主要用于為亞洲地區基礎設施和「一帶一路」建設提供資金支持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后稱:亞投行)已初具雛形。

兩家借貸機構于創立之初即已擁有了共約1400億美元的資本,不僅有力的彌補了「一帶一路」沿線發展中國家和部分新興經濟體在基礎設施投資領域存在的巨大缺口,同時也將為中國對外輸出高速鐵路提供雄厚的資金支持。

(三)「一帶一路」戰略推進背景下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所取得的初步成效

「一帶一路」戰略提出以來,在政府高層的大力推動下,中國高鐵整裝出發、四面進擊,已然取得了一定的初步成效。

資料來源:作者根據中國高鐵輸出的有關新聞、評論等資料整理制作。

由表可知,中國高鐵的海外布局呈現出兩個明顯的特點:其一,中國對外輸出高鐵的對象國中,以發展中國家居多。

「一帶一路」沿線大都是中小發展中國家,擁有著豐沛的自然資源與人力資源,但也普遍面臨著市場規模過小、基礎設施不足、資金嚴重困乏等發展瓶頸。

「一帶一路」背景下的中國高鐵輸出,有利于實現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發展資源的優勢互補。其二,亞洲地區是現階段中國對外輸出高鐵的重點區域。

中國高鐵輸出有半數以上的合作項目分布在亞洲,這不僅得益于亞洲地區日益增長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更與中國國家戰略的推進進程有關。「一帶一路」戰略推進以亞洲為起點,與之配套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自然會優先考慮「大后方」。

2日本對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持競爭立場的經濟和政治原因分析

(一)日本對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採取競爭立場的經濟原因

1.高鐵輸出是日本政府提振本國經濟的重要戰略支柱

日本作為傳統高鐵強國,高鐵輸出是日本安倍政府實施「經濟成長戰略」的重要支柱。在亞洲及世界各主要經濟體以高鐵為中心的基礎設施需求不斷增加、高鐵市場日益擴大的背景之下,日本作為傳統的高鐵技術強國

對外輸出高鐵設備、技術以及服務不僅是其提振經濟的重要戰略舉措,更是本國得以穩定、安全地獲得經濟發展所需戰略物資的重要保障。

2.日本高鐵輸出也重點布局亞洲,與中國存在天然競爭關系

當前的高鐵建設項目主要集中在亞洲。泰國、印度尼西亞、印度、馬來西亞以及新加坡等國都提出了高鐵建設計劃

預計建成的高鐵總里程將超過1萬公里,這無疑是一塊足以牢牢吸引住中日兩國政府及相關企業目光的巨大蛋糕。

日本政府決定在5年內向亞洲地區國家提供1100億美元長期、低息的基礎設施建設資金援助,并將無償援助資金增加25%。

日本政府在國內經濟狀況并不樂觀的情況下,仍能有如此「大手筆」的投入,足見其對亞洲高鐵市場的重視。

亞洲同樣是中國對外輸出高鐵的重點區域,對任一高鐵項目而言,合作者的選擇本就是「非此即彼」的,這就意味著中日高鐵必將會為了更多的獲取亞洲市場份額而展開激烈競爭。

(二)日本對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所持競爭態度的政治原因分析

1.中日雙邊關系因素分析

近年來,中國經濟的迅速增長以及綜合國力的強勁提升,令日本產生嚴重的「戰略焦慮」。伴隨著意圖「打破戰后體制」、「修改和平憲法」的安倍晉三率領自民黨二度上臺執政,日本政治右傾化色彩進一步加強

對外公開否認侵略歷史,強調中國「威脅」并借機加強軍備建設,激化領土爭端,再提共建「自由繁榮之弧」且意圖拉攏周邊國家共同遏制、包圍中國。

日本政府的右傾化政策致使中日雙邊關系跌至冰點。中日政治關系的惡化也對兩國經貿關系產生了嚴重的負面沖擊,雙邊貿易量出現大幅度減額,中日雙邊關系實際上已完全陷入「政冷經冷」的狀態。

中國推動共建「一帶一路」戰略已進入起步階段,以高鐵輸出為重心實現沿線國家間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建設被置于優先發展領域。

如果中國成功拿下沿線各國的高鐵項目,勢必會進一步加強中國與相關國家間的聯系,提升中國的地區影響力,并由此帶給中國更多的自然資源和經濟利益。

在中日雙邊關系「政冷經冷」的背景之下,日本對中國持以防范甚至是反對的競爭性立場,實是不欲中國借助高鐵輸出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立更緊密的經貿關系。

此外,日本政府大力推動本國高鐵輸出海外,則是要借助日本在制造能力及管理水平上的優勢,對外尋求相關項目合作,以期聯合周邊國家共同形成圍堵中國之勢,鞏固日本作為政治和經濟大國的存在,沖淡中國迅速增加的輻射力和影響力。

2.地緣政治視角下的中美日多邊關系互動因素分析

中國「一帶一路」及高鐵輸出所主要涉及的地緣范疇,即是被定義為美國「最重要的地緣政治目標」的歐亞大陸。

美國主流地緣政治思想認為,持久并有效地「保持在歐亞大陸舉足輕重的戰略地位」,是美國實現「對全球事務的支配」的關鍵性保障。

目前,歐亞大陸上絕大多數的國家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持歡迎態度,對于地處歐亞大陸腹地的中小國家而言

「一帶一路」戰略將從改善落后基礎設施及提供配套資金支持兩個方面為其注入新的發展動力;英、法、德等西歐發達經濟體,也有意分享「一帶一路」戰略可能帶來的機遇與好處。

英法德韓等美國在歐亞大陸上的盟友們先后宣布加入亞投行,進一步加強了美方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警惕和防范之心。

「一帶一路」被美國媒體和學界解讀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即中國以高鐵輸出為媒介,從資助基礎設施建設入手,謀取足以在相關地區扮演重要角色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美國意欲維持獨一無二的超級大國地位,須防止在歐亞大陸上出現另一個超級大國。面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推進及該戰略背景下的高鐵輸出,美國擔心因中國戰略影響力提升而導致現有地緣格局的重新洗牌。

美國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及該戰略下的高鐵輸出所表現出的疑慮及防范態度,足以使日本產生這樣的期待——即可以通過反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阻礙中國高鐵輸出以贏取美國力量的支持。

3日本針對中國高鐵海外輸出所採取的具體競爭措施及其影響

(一)日本影響中國高鐵海外輸出的個案分析

1.泰國高鐵項目之中的中日競爭

中日兩國早在英拉政府時期即已圍繞泰國高鐵項目展開競爭,中國政府憑借「以泰國農產品抵償高鐵項目部分費用」的創新型合作方式取得先機。

然而由于泰國政局發生嚴重動盪,中泰「高鐵換大米」計劃被迫擱置。自泰國「全國維護和平秩序委員會」批準新的高鐵計劃起,李克強總理多次于重大外交場合中與泰新任總理巴育碰面,向其表達了重啟高鐵合作的愿望。

日首相安倍也積極與巴育舉行會晤,主動詢問泰國基礎設施建設計劃和鐵道系統發展情況,表示愿意派遣技術專家前往泰國幫助修建高鐵,以期進一步促進兩國在高鐵領域的全面友好合作關系。

巴育應邀先后對中國和日本進行訪問,并親身體驗了京津城際列車及「希望」號新干線列車。此后不久,泰國政府正式宣布在曼谷至清邁線高鐵項目上採用新干線技術,日本憑借超低息貸款將泰國第一條高鐵項目收入囊中。

日本動用政府開發援助資金(ODA)向泰國提供利息標準僅為1%的低息貸款,使得中國政府精心為泰方設計的貸款方案(鐵路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為2%,鐵路系統運營管理方面為4%)「相形見絀」。

對于有心發展高鐵卻又嚴重受制于自身財力不足的泰國政府而言,自然更傾向于同貸款條件「過分」優越的日本進行合作。

然而日本政府在「財政赤字就已超過GDP,能用的政府開發援助的金額也在減少」的情況下,仍要以政府輸血式的超低息貸款拿下泰國高鐵項目,如若不是為了「賠本賺吆喝」,就很可能「純粹是為了和中國競爭或者攪局」。

2.印尼高鐵項目中的中日競爭

雅加達至萬隆線高鐵是印尼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早在2011年,日本即對印尼雅萬線高速鐵路做了可行性研究,并通過官方和民間兩種渠道向印尼兜售新干線。

日方認為憑借新干線在技術及安全性方面的聲望,贏得印尼雅萬線高鐵項目應該是毋庸置疑的。2014年4月,印尼政府宣布與中國政府就引進高鐵技術展開協商,自此,中日圍繞雅萬線高鐵項目展開了正面交鋒。

由于印尼總統佐科明確表示高鐵項目「不使用國家預算」,日本通過政府間貸款推動項目的計劃落空。2015年3月,佐科結束訪日之旅隨即對中國進行了為期三天的訪問,期間與習近平主席就高鐵合作達成協議。

7月,日本主動遣使印尼,提交了于貸款利率、配套措施方面提供更多優惠的新方案。隨后不久,中國政府也派出代表專程赴印尼向佐科總統面呈中方方案,對印尼方面的重點關切予以積極回應。

10月,印尼政府正式對外宣布放棄日本方案,并與中國簽署組建合資公司的相關協議,至此,雅萬線高鐵項目正式被中方企業攬入囊中。

印尼政府之所以選擇了中國方案,其理由無疑是中方提供了更為優越的金融援助條件,即接受了高鐵建設「不占用國家預算」且無須「政府財政負擔及債務擔保」的要求,此外,中方還承諾高鐵項目到2019年即可全線通車,工期僅需三年。

日方認為,中國給出「出格的貸款條件」并舉全國之力「發起了勐烈的推銷攻勢」,才最終擊敗了「在競標中一度領先的日本」。

雅萬線高鐵是日本政府賭上「面子」開展推銷的大型項目,印尼政府通報將採用中國方案之時,日本官房長官難抑憤怒之情,稱印尼給出的解釋「讓人無法明白」,并「希望切實轉告佐科總統,我們感到極其遺憾。」

3.印度高鐵項目中的中日競爭

印度莫迪政府制定了總長約為4600公里的高鐵建造計劃,包括連接新德里、孟買、欽奈和加爾各答的「鉆石四邊形」高鐵網絡,以及孟買—艾哈邁達巴德線、邁索爾—加爾各答—欽奈線等中短途高鐵項目。

印度規模龐大的高鐵建設計劃提出后,中日兩國紛紛向其伸出合作的橄欖枝。2014年9月習近平出訪印度期間,中印政府就深化兩國鐵路技術合作簽署諒解備忘錄,中方將為新德里至欽奈線高鐵提供可行性研究。

雖然印度政府強調項目的可行性研究不與后期的高鐵建設直接掛鉤,但「捷足先登」的中國拿下這一高鐵項目的前景被普遍看好。日本同樣不甘落于人后,在印度政府還沒有規劃高鐵之時,日本政府與企業就已為其做好了一系列的前期工作。

現階段,印度最接近開工的是孟買到艾哈邁達巴德線的中短途高速鐵路,該項目的可行性研究已由日本國際合作局完成。

日本政府及企業主動出擊,大力游說印方進口新干線,并承諾將為項目提供優厚的融資條件與技術支持。莫迪政府傾向于引進日本技術,但雙方于融資問題上的分歧拖慢了合作進程。

此后不久,日本在雅萬高鐵項目的競爭中敗給了融資方案更為「動人」的中國。日本政府「痛定思痛」,一舉向印度提供了期限長達50年,額度超過1萬億日元且利率僅為0.5%的項目貸款,成功攬下印度首條高鐵項目。

4.中緬高鐵建設合作進程中的日本影響

中緬政府在2011年簽訂高鐵項目合作備忘錄,計劃修建連接中國昆明和緬甸膠漂的高速鐵路。緬甸不僅是中國修建泛亞高鐵境外部分的關鍵節點,也是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現階段,日本方面并沒有對緬甸高鐵項目表現出足夠的興趣,但這并不意味著日本會坐視中緬高鐵落地建成。2014年3月,日本宣布無償援助緬甸78億日元助其修建鐵路。此后不久,緬甸鐵道部對外宣稱,本應于6月動工的中緬膠漂至昆明線高鐵暫時擱淺。

日本擔心中國不斷增強對緬影響,因此傾向以地緣政治視角看待對緬問題。在日本方面看來,緬甸具有地緣政治及經濟兩個方面的重要意義。

地緣政治角度看,緬甸地處中印兩國之間,是中國回避馬六甲海崍取迂回路線進入印度洋的必由之路。

從經濟方面考慮,日本垂涎緬甸位居世界第十的天然氣儲量,然而中緬高鐵項目的落成將使中國在爭奪緬甸油氣資源中處于優勢地位。

在阻礙中緬就緬甸高鐵建設進行合作方面,日本方面無疑找準了最合適的切入點,比起投資收益周期漫長的高鐵項目,真金白銀的援助對于百廢待興的緬甸政府而言,顯然更具吸引力。

(二)日本影響中國高鐵海外輸出的具體方式和手段

1.制造輿論攻勢,陷中國高鐵「出海」于困境

一方面,日本公開質疑中國高鐵的「自主性」,指責中國高鐵「山寨」了日本的新干線技術。日本認為中國利用「后來者」優勢,在引入日本等國重要科技的基礎上完成了高鐵技術的「速成」。

獲悉京滬高鐵將在海外申請技術專利,日本各界以中國高鐵抄襲新干線技術為由掀起了聲勢浩大的輿論攻勢。

日本東海鐵路公司唿吁中國高鐵檢討「專利侵權」行為,日本主流媒體將中國高鐵定義為「在日本新干線技術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中國版新干線」,日本外務省則公開表示會通過外交渠道向中方(申請專利)提出抗議。

另一方面,日本也對中國高鐵的安全性提出了公開質疑。日方認為中國高鐵的「速度奇蹟」,是以犧牲安全性盲目追求高速度的產物。

溫州動車組事故發生后,日本政府部門公開對中國高鐵運營所發生的重大事故表示批評,唿吁中國政府深究事故原因,并表示日方十分樂意派遣技術人員幫助調查

日本各主流媒體紛紛指責中國高鐵走的是「一蹴而就」的發展模式,一味追求高速度,而此次事故正是由中方「發揚國威在先」的相關做法所致

以川崎重工為代表的日本企業公開質疑中方「遭雷電襲擊出事故」的解釋,一些同中國高鐵有過合作的日本廠商紛紛「撇清關系」,將事故歸因為「中方未聽日本技術合作者們的忠告」。

2.「政商合一」,通過雙邊或多邊外交手段助推日本高鐵輸出

在日本高鐵進軍國際市場的具體實踐中,政府與企業分工明確、互相配合,「政商合一」共推高鐵「出海」。

日本企業作為獨立的法人,主要負責海外高鐵項目的競標及具體運作;日本政府則配合性地開展雙邊或多邊外交,通過制定政策、簽訂協議以及收集信息等手段為相關企業出擊海外創造良好的環境。

以泰國高鐵項目為例,東日本旅客鐵道(JR東日本)、三菱重工等日本企業皆有意投資泰國高鐵項目,日本首相及國土交通大臣為代表的政府高層則多次與泰國總理、交通部長會晤,力推日本高鐵技術及相關設備。

日本「政商合一」輸出高鐵,運用外交手段與中方競爭,其根本原因是出于對「中國崛起」的猜疑和防范。日本有意拉攏周邊對中國「由大變強」存有防范心理的國家,形成以日美為核心共同遏制中國發展態勢的同盟體。

在爭取印度高鐵項目的實踐中,日本充分利用了印度對「中國威脅」的擔憂,強調日印在「抗衡中國」方面存在著共同利益,并有意將高鐵合作與核技術和防務合作相掛鉤。

此外,越南與菲律賓兩國政府「高價」引入日本新干線技術,同樣是考慮到在遏制和防范「強中國」問題上與日本有著相似的利益訴求。

3.戰略性運用「政府開發援助」(ODA)為高鐵輸出提供助力

在日本與中國競爭海外高鐵項目的實踐中,對外提供政府開發援助(OfficialDevelopmentAssistance,ODA)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ODA是由援助國政府提供的,旨在促進受援國經濟發展和人民福祉,贈予部分占援助總額25%以上,專門面向發展中國家的一種援助模式。

長期以來,對外提供ODA都被日本政府作為重要的外交手段,亞洲尤其是東南亞地區則是近年來日本ODA布局的重點區域。

在亞洲,日本提供政府開發援助即有配合美國亞太戰略的考慮,也是日本密切與東協國家間外交關系的重要手段。

通過對外提供ODA,日本不僅贏得泰國首條高鐵訂單,更成功「攪局」中緬高鐵合作。然而日本僅憑一國之力難以同時與「亞投行」和「絲路基金」角力

因此日方有意增強「亞開行」在亞洲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方面的作用,意圖借力這一由日美主導的政府間金融開發機構,提升其「叫板」中國的底氣。

(三)日本阻礙中國高鐵海外輸出的相關措施所產生的影響

1.導致中日高鐵惡性競爭,增加中國高鐵海外輸出的成本和風險

在與中國競爭海外高鐵項目的具體實踐中,日本方面為求勝出,不斷針對中國所提方案給出更為優惠的條件

嚴重壓縮了利潤空間,已然導致雙方之間惡性競爭的出現,經濟上增加中國高鐵輸出的成本和風險。自泰國高鐵項目始,中日兩國用于競爭海外高鐵項目的籌碼愈加愈大。

在爭取泰國高鐵項目時,中方同意泰國以與高鐵價值差距很大的大米、橡膠等農產品抵償部分項目費用。

隨著中日高鐵競爭日趨白熱化,中國政府在爭取印尼高鐵項目時拿出了日方認為「超出常識」的融資方案,不僅不需要印尼使用國家預算負擔部分項目費用,甚至不需要印尼政府對貸款進行擔保。

憑借這一讓印尼官員為之折服、日本高層「完全無法想像」的融資方案,中方如愿拿下雅萬線高鐵項目,然而過度放松的融資條件也可能將使中國政府負擔起更大的經濟風險。

2.影響高鐵輸入國的立場,方便其施展平衡外交

無論是暫時塵埃落定的泰國、印尼和印度高鐵項目,還是即將公開招標的新馬高鐵、美國高鐵以及英國2號高鐵,東道國政府對中日高鐵之爭無不心知肚明,皆存有左右權衡、待價而沽,謀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之心。

以雅萬高鐵項目為例,佐科借由建設高鐵之際于中日間大展「平衡之術」,先后對兩國進行國事訪問。其日本之行獲得了約1400億日元的高鐵項目貸款,隨后的中國之行更是獲得了684.4億美元的貸款承諾。

此外,印尼政府還邀請中日企業就雅加達—萬隆高鐵項目提出建設方案,不久又以不需要時速超過300公里的高鐵為由,要求兩國就修建中速鐵路提交新的工程方案。

對此,《日本經濟新聞》以「印尼平衡外交愚弄中日?」為題報導稱,印尼施展平衡外交愚弄中日兩國,輕松獲得高鐵建設藍圖。

類似的「平衡術」也出現在泰國高鐵項目中,泰國第一條高速鐵路雖已為日本企業攬入囊中,但中國高鐵并未就此宣告出局,中泰兩國仍舊南北走向的準高鐵線路進行協商。

泰方不愿意放棄與中日任意一方的合作,不僅使得中日力量相互掣肘,也有利于泰國從中獲取更多的利益。

此外,新馬高鐵、美國高鐵以及英國2號高鐵無不同時向中日兩國伸出橄欖枝,即是想從中日高鐵之爭中謀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3.阻礙「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不利于改善和發展中日關系

在日本看來,中國推動共建「一帶一路」,經濟上是要挑戰亞洲地區由日美主導的經濟秩序,政治上則想通過援助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建設以提高自身影響力。

日本擔心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東亞地區可能會再現一種以中國為「宗主國」、周邊國家為「朝貢國」的現代版朝貢體系,懷揣「大國夢」的日本并不甘心淪為「二流國家」,自然會對由中國主導的「東亞新秩序」持以反對立場。

日本政府有針對性的調整了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的關系,重新激活與中亞間的對話機制,以「共同牽制相鄰的中國」;與印度政府共同落實「亞洲經濟走廊」構想,從而「提高日本在當地的影響力,對抗中國」;且有意攪局并利用南海主權爭端,給中國推動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制造麻煩。

沿線國家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建設是推進「一帶一路」戰略的優先領域,高鐵輸出則是互聯互通建設的關鍵性組成部分。

日本阻礙中國高鐵輸出無異于要斬斷整個「一帶一路」戰略的經脈,其結果必將是進一步加深兩國間的戰略對抗,不利于中日雙邊關系的改善及發展。

4中國推進高鐵海外輸出進程中應對日本競爭的對策性思考

(一)準確把握日本在影響中國高鐵海外輸出進程中扮演的角色

準確把握日本在影響中國高鐵海外輸出進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是應對日方競爭與影響的重要前提。

雖然世界范圍內還有法國和德國等高鐵強國,但現階段近2/3的海外高鐵項目都集中在亞洲,對于亞洲國家而言,引進法、德高鐵技術的成本過高,而中日兩強相爭,無疑是各國施展「平衡術」以謀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大好時機。

因此,日本是現階段中國對外輸出高鐵最主要的市場競爭者。此外,看待日本與中國在高鐵輸出上的競爭關系還應當具備戰略視野,中日高鐵之爭既是經濟競爭,又是政治博弈。由于中日雙邊關系陷入「政冷經冷」的困局

在可以預見的時期內,日本都會把圍堵中國、阻礙中國高鐵輸出作為其重要的策略選擇。不惜讓高鐵「零元中標」的日本同時也是中國高鐵海外布局的「零和」博弈者。

(二)妥善應對來自日本方面的競爭

鑑于日本將長期對中國高鐵輸出持以競爭立場,中方主要應側重從以下方面妥善應對來自日本方面的競爭。

1.中國應以競爭為契機,積極學習和借鑑日本新干線的建設和運營經驗,同時倒逼本國高鐵進一步提高自身技術水平

一方面,日本新干線技術歷經50多年的打磨,在成熟性和穩定性方面明顯勝于中國高鐵,其建設與運營經驗可為中國發展高鐵所參考。

另一方面,日本并不滿足于新干線技術上的故步自封,其新近掌握的超導磁懸浮高速鐵路技術是其他國家尚不具備的優勢技術,將為日本爭奪國際高鐵市場份額提供強大助力。

面對強大且進取的競爭對手,中國高鐵唯有通過自主創新不斷提升自身的技術水平,才能于國際高鐵市場中保持競爭力。

2.中國對外輸出高鐵,應當重視和共建「一帶一路」間的戰略協同

日本對亞洲部分國家和地區的影響力是中國高鐵輸出所難以回避的問題,然而所幸的是亞洲國家多奉行務實外交原則。

將高鐵輸出置于「一帶一路」戰略合作框架下,以絲路基金、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為其保駕護航,旨在促進沿線各國互聯互通的「一帶一路」戰略,將實現整個歐亞大陸的經濟和資源整合,其所能帶來的規模效益與發展前景,自然不是日本一國之力所能匹敵的。

3.以更有說服力的技術創新和技術積累來應對日本的輿論攻勢

針對日本以「不安全論」及「專利侵權」制造的輿論攻勢,中國應當依靠現有項目的運營、相關專利的申請以及技術層面的創新來爭取國際社會對中國高鐵的廣泛認可。

(1)針對日方有關中國高鐵犧牲安全性以追求高速度的抹黑,中方應該認識到,僅與日本就安全性問題大展口舌之爭實難有所收獲,只有通過國內外高鐵項目的良好運營才能重新挽回國際社會對中國高鐵安全性的信任。

(2)針對日方所提出的中國高鐵山寨「新干線」技術的無理指責,中方在爭取海外專利審批的同時,也應積極發揮自主創新能力,以高鐵技術在更高層級、更深領域的突破,爭取國際社會對中國高鐵技術及高鐵標準的廣泛認可。

4.積極尋求中日在高鐵領域開展合作的可能,助力雙邊關系由「政冷經冷」向「政冷經溫」發展在2014年兩國首腦會晤之前,中日雙邊關系已發展至「不能再壞」的狀態,中日間不斷惡化的政治關系對雙方經濟發展造成了十分嚴重的影響。

中日對抗態勢形成之初,日本企業對外尋求合作時皆有意避開中國,然而在跑遍東南亞、南亞、非洲及歐洲后,日本企業界更加意識到與中國合作的重要性。

在政府層面對緩和雙邊關系并不積極的背景下,日本企業界則已投入到推動中日經濟合作的努力中去,自2013年以來,日本連續擴大經濟代表團訪華規模,雙方就「政治不影響經濟」達成了一定程度的共識。

目前,中日雙邊關系出現了向「政冷經溫」方向發展的曙光,這也為兩國于高鐵領域實現合作提供了可能。高鐵項目耗資巨大且收益周期長,面對世界范圍內不斷增長的高鐵需求,中日兩國皆無力包攬一切。

中日高鐵技術各有所長,中方精于成本控制、資金籌措以及項目建設,而日本的強項在于技術創新和項目運營,如果兩大高鐵強國能夠「強強聯合」,將最大限度地挖掘出高鐵作為高新技術產品的高附加值,故中日高鐵存在合作共贏的可能。

一旦中日兩國在高鐵領域實現合作共贏,也將大大助力雙邊關系由「政冷經冷」向「政冷經溫」發展。

5結語

來自日本方面的競爭和影響,是中國高鐵輸出進程中一個不可回避的重要因素。日本高度重視亞洲高鐵市場,并將對外輸出新干線視為提振本國經濟的重要戰略支撐,與中國高鐵存在天然競爭關系。

此外,由于中日雙邊關系惡化、政治互信嚴重「赤字」,日本對中國貫徹「一帶一路」戰略方針的高鐵輸出持以反對立場。中日高鐵即有經濟競爭的性質,又有政治博弈的一面。

在可以預見的時期內,中日高鐵之爭將繼續呈現白熱化態勢,泰國、印尼以及印度高鐵項目上的你爭我奪,還將于新馬高鐵、美國高鐵以及英國2號高鐵項目上再度上演。

中國方面對此需有充分的心理準備,在積極應對日方正面競爭與間接影響的同時,進一步推動本國高鐵技術的進步和發展,方能于國際高鐵市場中保持良好的競爭力。國際高鐵市場「方興未艾」,需求潛力之巨大,遠非一國之力可包攬。

中日高鐵技術各有所長,一旦實現「強強聯合」,不僅能夠最大限度于高鐵「出海」中獲取收益,更有可能以高鐵合作為契機,緩解中日「政冷經冷」的雙邊關系。(注釋略)

海外利益研究

萬里常安研究院關注「一帶一路」研究、海外投資風險、華僑華人、海外公民安全、海外軍事存在、地區動盪與證券市場、反恐研究、海外重大工程項目評估。

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我們

「海外利益研究」歡迎各位對該領域感興趣的同仁與我們進行交流互動。投稿及課題合作請聯系sinozhuge@126.com。

平臺編輯:沈越

山東 | 戶外 | 河南省圣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 鋼管 | www.cnkwt.com | http://ydsst.com | 山東九創鋼鐵有限公司 | 海南宏優盛服飾有限公司 | www.zzccu.com | www.sx-huijia.com 欧美精品v欧洲精品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