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張作霖和其他軍閥的異同點:異的是出身 同的是都有民族氣節

北洋時期軍閥林立,能稱雄一時的大軍閥,要么是有北洋根基,要么有留洋經歷,這都為這些人準備了發展之基。

大軍閥中唯獨張作霖是一個例外,他就是一個胡子(土匪),別說留洋了,大字都不識幾個,就是靠他超強的個人能力,成為了北洋時期的大軍閥,甚至一度成為了中國的元首。

咱們的張大帥出身是另類,做事方法也很另類。

咱們先來看看張作霖另類的用人方法。

第一個例子是張作霖處理貪官的辦法。話說貪官是很讓人討厭的,上位者一般都會對手下貪污做出限制懲罰甚至直接給殺了。可是張作霖就不這么干。當時張作霖手下的一個旅長,因貪污了24萬軍餉被揭發后要自殺,張作霖得知后找到了這個旅長,直接開罵:「奶了個巴子的,你覺得你的命就值24萬」?然后張作霖就讓人給這旅長一摞銀票,價值30萬,對這個旅長說,「你小子給老子好好干,以后別說24萬了,10個24萬都不止」。張作霖此舉就籠絡住了人心,不僅這旅長日后甘心為他賣命,其他手下也各個覺得跟著張大帥混能出息。

第二個例子是張作霖處理打了敗仗手下的辦法。當時打直奉戰爭,張作霖手下多是胡子兵,戰斗力那個戰五渣,于是很多張作霖的手下那都是望風而逃。唯獨一個姓申的旅長,和孫傳芳的部隊打了一天一夜,不過后來還是敗了,于是這個申旅長便化妝潛逃回了東北。他生怕張作霖會槍斃了他這個敗軍之將,沒想到張作霖不僅沒處罰他,還給了他獎勵,升了他的官,說:「奶了個巴子,咱東北也就你這么個爺們,敢打仗就是好樣的,總比那些打都不敢打的強」。

接著咱們再來看看張作霖對待日本人的另類方法。

《張學良口述歷史》有這么一段話:

我父親的脾氣很大,那時新民府離奉天有一百二十里地。那里有日本娼妓,當兵的就去玩,結果和人家打架,被打死了兩個。我父親一下就火了,馬上辦交涉,一定叫人償命,要兇手。那時都是官府來辦交涉,交涉辦完了,一個人賠償五百兩銀子。我父親不要,非要償命不可。過了兩三天他弄了一伙兒人,到那去把日本人打死了三個。他想這沒關系呀,一個人五百兩銀子,我拿一千五百兩銀子就是了,你打死我兩個,我打死你三個,給你一千五百兩。

從這事可以看出,張作霖是非常護犢子的,而且并不害怕日本人,這事干的實在是讓人大快人心。

不過張作霖和其他軍閥也有個共同點,那就是當時大多數軍閥都是有民族大義的。

土肥原賢二曾經拉攏過段祺瑞和吳佩孚以及孫傳芳在華北五省自治的時候當漢奸,結果不是被拒絕(段祺瑞)就是被忽悠(吳佩孚)甚至被痛罵(孫傳芳和曹錕)日本人在他們面前碰了一鼻子的灰。

而在這再給大家講一個張作霖有民族大義的小故事。

一次,張作霖出席日本人的酒會,酒過三巡,一位來自日本的名流力請大帥賞字,他知道張作霖出身綠林,識字有限,想當眾出他的丑。但張作霖抓過筆就寫了個虎字,然后題款,在叫好聲中,擲筆回席。那個東洋名流瞅著「張作霖手黑」幾個字笑出聲來。

隨從連忙湊近大帥耳邊提醒,「大帥寫的『手墨』的『墨』字,下面少了個『土』成了『黑』了。」哪知張作霖一瞪眼睛罵道:「媽那個巴子的!我還不知道『墨』字怎樣寫?對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嗎?這叫『寸土不讓!』」

不得不說這個「胡子」,還是有幾分急智的嘛。

由于張作霖不肯滿足日本帝國主義的無理要求(包括開礦、設廠、移民和在葫蘆島筑港等),1928年6月4日晨5時許,當張作霖所乘由北京返回奉天專列駛到皇姑屯附近的京奉、南滿兩鐵路交匯處橋洞時,被日本關東軍預先埋好的炸彈炸毀。

這位亂世梟雄身受重傷,當日逝世,年僅53歲。

起重機 | http://qdshuntailonggy.com | 物流公司 | 找找 | 生產廠家 | 電腦維修網_電腦維修技術網站! | 數字 | www.gshrjzgs.com | 導管 | 北京光華建設監理有限公司 欧美精品v欧洲精品黑人